没有白天黑夜、只有随时响应……守住国门他们拼尽全力

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严峻,境外输入风险持续加大,不少城市已经把防控境外输入案例作为重点,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十六个区的相关工作人员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即将到达的国际航班。

王勇、肖捷、何立峰陪同考察。

穗深城际铁路正线全长73.996公里,设计时速140公里。全线设新塘南站、中堂站、望牛墩站、东莞西站、洪梅站、东莞港站、厚街站、虎门北站、虎门东站、长安西站、长安站、沙井西站、福海西站、深圳机场北站、深圳机场站共15个车站,其中厚街站、虎门北站、虎门东站、深圳机场北站、深圳机场站为地下站,其余均为高架站,从中堂到长安之间的10个站均为东莞地区车站,覆盖了东莞多个城镇。

“那天是任林到岗的第一天,直接累哭了……”队长陆伟峰介绍。

刚安顿好,街道转运2人;

各区登记点 中新社 徐明睿 摄

机场工作人员中新社徐明睿 摄

对讲机传来,机场马上送来11人;

按照相关规定,对于目前所有由境外入沪的旅客,他们从下飞机开始到走出机场都要经过层层分流,根据健康状况、出发地及旅经国,旅客们的护照上会被贴上红、黄、绿的三色标签,而黄色的旅客们就会根据在上海的住址被引导到各区设在机场的防疫驻点。

14:00,机场送来3人;

“工作强度是从未想象过的大”

等待间隙,给密接集中观察人员送晚饭,

运营初期开行37趟动车组列车

不知不觉,天色已黑,机场送来15人;

每天的接收工作结束后,作为队长,陆伟峰要把各种手工报表转换成电子报表,“每天几十人进进出出,还有各类信息非常繁杂……,做表最怕的就是有哪个项对不上,(做到)最晚的一次我记得是凌晨3点,当时我居然还有些高兴,因为上海3点的时候天还还黑着,我还能睡一会……”

入境人士 中新社 徐明睿 摄

隔离点工作人员 供图

2008年和2014年李勇先后参与海地和南苏丹维和任务,因而也熟悉各国外语,被大家称作是黄浦公安的“语言担当”,李勇也就被放在了“分流点”的第一线。

面对艰巨的隔离任务,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拼尽全力,守住“第一国门”,严防疫情输入,为市民们的安全健康负责。面对高强度的工作,他们一次次挑战体力和精神的极限……

“在虹桥转机时间超过12小时的人员,都会被送到这里进行临时隔离,然后根据行程再送去机场。”据工作人员介绍,人数最多的一天,他们工作到凌晨1点多。

听到介绍,目前针对缓解原材料供应压力已研发出新的口罩材料和可多次使用的防护口罩品种,李克强说,这是增加口罩有效供给能力的新路径,要加快探索创新。他叮嘱有关部门负责人要及时跟进服务,提高产品检验检测效率,在保证质量和效用的基础上尽快批量生产、投放市场。全国口罩生产能力短期内要尽快适应疫情防控中有序复工复产的需要,并按照国家相关指南科学使用口罩,该使用的使用,避免不合理使用。各方面要拧成一股绳,各尽其力,持续扎实做好各项工作,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努力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集中点的办公室有一个“调度中心”,这里是大家眼中的信息枢纽中心、工作指挥中心,“其实就是酒店的一个房间,我在那里接打电话、做表格,我们就自己取了一个‘调度中心’的花名……”队长陆伟峰介绍。

开通运营初期,穗深城际铁路每日最多开行37趟动车组列车,其中广州东站往返深圳机场站33趟,新塘南站往返深圳机场站4趟。日常开行33趟,其中广州东站往返深圳机场站29趟,新塘南站往返深圳机场站4趟。

标黄的护照 中新社 徐明睿 摄

21:40,短暂休憩,盒饭早已经凉掉。

近日,上海已经对所有来自或途经重点国家和地区的入境来沪人员实行100%隔离。为了进一步加强口岸防控,除集中隔离人员外,上海将对所有来自非重点国家和地区的入境来沪人员实施100%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李勇所在的黄浦区临时防疫小组,对于护照贴有“黄标”的旅客进行信息核实,并护送他们乘专车前往集中留观点进行核酸测试。检测呈阴性后,境外抵沪旅客才能进行居家隔离或者集中隔离。

“街道转运事项、航站楼接收信息、上级部门指令……”除此之外,还有房客们各种各样的需求:“房间灯不亮”“房间上不了网”“我点了外卖麻烦送一下”“我孩子要上网课麻烦打印一下资料”……

陆伟峰在接听电话供图

各区接待大巴 中新社 徐明睿 摄

这里没有白天黑夜,只有随时响应

而最近外籍人士的到来,更是给陆伟峰的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困难,加微信、翻译器等各种方法轮番上阵,“还有俄罗斯大哥邀请我疫情结束后去他家品尝伏特加。”

集中隔离点下午到半夜主要工作是接收及集中观察对象,队员谢智晋是天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名家庭医生,现在他正熟练地全副武装准备工作。

李克强考察了民营纳通生物科技公司新上的口罩生产线。公司负责人介绍,他们通过上生产线和与中石化合作,迅速形成了日产近30万只口罩的生产能力。看到工人们正在加装调试新的设备,李克强对企业继续扩大产能予以肯定。他详细询问企业用工是否短缺、增加生产还需要哪些支持、口罩投放市场的价格等,叮嘱有关部门负责人抓紧协调帮助解决企业原材料方面遇到的难题。李克强说,口罩是医务人员抗击疫情的武器,是保护群众健康的盾牌,也是企业有序复工复产的坚强保障。在当前特殊时期,广大口罩生产企业要继续与时间赛跑,分秒必争加快生产,切实保证产品质量,坚持人民利益至上,保持合理价格水平。这既是为防控疫情出力,也是为促进发展助力。

上海黄浦公安民警李勇,从3月6日起他就紧急支援一线,一直驻扎在浦东机场。

机场工作人员中新社徐明睿 摄

据悉,穗深城际使用的是CRH6A型动车组,最高运营速度是每小时200公里。

防护服穿在身上的感觉,闷热、呼吸不畅、视野受限、缺氧无力、体力成倍消耗。

两个手机、一台固定电话,铃声此起彼伏的在调度中心里响起,对接需求、安排工作,陆伟峰在小房间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

穗深城际铁路在新塘南站经既有广深城际铁路接入广州东站,旅客从广州市内交通枢纽广州东站到深圳机场站最快仅需1小时11分钟,从新塘南站到东莞西站最快仅需11分钟,从新塘南站到深圳机场站最快仅需53分钟。

在虹桥机场附近,长宁区的一个集中隔离点,也是上海过境旅客的临时隔离点。

穗深城际铁路主要连接广州、深圳和东莞的中心区,采取公交化运营模式,所有座位不对号入座,且车票为电子票,旅客可以随时买票随时出行,和坐地铁一样方便,被旅客们誉为“高级地铁”。

对于陆伟峰来说,这里没有白天黑夜,只有随时响应。

“来之前有预感到工作强度会很大,但没想到会这么累……”李勇坦言,防护服的穿脱有十分严格的要求,穿着防护服时喝水、吃饭等个人行动也受到了不小的限制。“就当成减肥吧,有人已经瘦了五六斤了。”

穗深城际全线15个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