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入侵硅谷开始远程办公创业公司首先要“活下去”

三月第二周开始,原本熙熙攘攘的谷歌、Facebook位于硅谷的总部园区开始变得冷清,平日里上下班高峰期,串联旧金山和大部分硅谷地区的Caltrain上,人挤人的情况不再出现。为了应对疫情蔓延,硅谷大部分科技公司鼓励员工尽可能在家办公,以避免人员过度聚集。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灾难,是硅谷在开年后面临的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商业交流和业务往来,无疑也将这一地区暴露在疫情最大的风险之下,出于同样的原因,这里也是全美对疫情影响最为先知先觉的地区,无论是疫情的认识还是应对速度,都领先于全美其他地区。

微软一位发言人近日表示,Teams自今年1月底以来,在中国市场的在线会议使用量增长了500%,上周,微软Teams在美国的聊天聊天功能使用量较前一周增长了50%,视频和音频会议量则增长了37%。

据了解,《合肥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被列入合肥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计划,并将于2020年初提交审议。

当然疫情发展严重也是让硅谷地区快速反应的另一大客观原因。截至3月10日,硅谷所在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确诊人数已经超过百人,位居全美第三,仅次于华盛顿州和纽约州,疫情在美国蔓延的早期,硅谷也是病毒最先侵入的地区,包括硅谷的核心地带Palo Alto、谷歌总部所在地Mountain View等均是全美最先出现确诊病例的地区。

为了支持远程办公,多家远程办公工具服务商免费使用等措施。谷歌上周二表示,全球所有G Suite企业用户都能够免费获得Hangouts Meet视频会议的功能,这一免费一直生效至7月1日。微软也宣布旗下办公协作平台Teams向全部用户提供6个月免费使用。

同样是全职妈妈的志愿者袁青,家里阳台上有一个很大的置物箱。让自己的孩子参与公益活动不久,她就发现一个惊喜的变化。孩子不仅自己注意收集垃圾,还劝说爸爸将易拉罐送到置物箱里归类。

已经从事3年垃圾分拣工作的潘大凯告诉记者,一开始,居民将生活垃圾、厨余垃圾错放到可回收垃圾桶的情况时有发生,“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少。”

今年以来,硅谷初创公司经历了新一轮裁员,疫情的影响无疑让这一状况更加雪上加霜。

初创公司当下第一要务:活下去

早期天使投资人Steve Schlafman近日发表推文称,他与一位旧金山的创业者闲聊中,谈到她认为硅谷对待新型冠状病毒的态度要比其他地区,包括纽约要更严肃。Schlafman也思考了一下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得出的结论是,硅谷更理解网络效应和指数级增长的威力。

“大家分工合作,写方案、做活动、准备物料、拉赞助,目的就是发动更多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罗兰说,从最初只有五六个孩子,到如今发展成为拥有190多名居民参与的团队,队伍在不断壮大。

微视频火了以后,网友们称呼她俩为“戏精女城管”。有网友评论:“多看了几遍后我也会垃圾分类啦!给两位小姐姐点赞!”

垃圾分类志愿者利用晚饭前后时间走进居民家中面对面交流指导,让居民掌握垃圾分类方法,讲解“积分兑换”激励措施,解答居民提出的分类难题,鼓励居民从自身做起,并努力带动身边的人共同参与。

在包河区推广的垃圾分类“积分兑换”中,一年来,以“罗兰”名字申请的账户里,已累积了7万多分。罗兰还因此成为“2018包河区垃圾分类表彰大会”优秀奖获得者。

临滨苑小区“益童护绿”公益环保组织是小区内190多位妈妈“抱团”成立的,其倡导者罗兰是一位普通的全职妈妈。她们通过发动小朋友参与垃圾分类,带动整个家庭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

“推广垃圾分类其实就是要改变人们的习惯。”合肥市包河区城市管理局环境卫生管理科副科长代震认为,垃圾分类并非只是政府部门的“独角戏”,尤其是习惯养成这一块,必须调动广大市民积极参与垃圾分类,共治共享。

当疫情来袭时,硅谷这一特殊的存在,在应对起来也表现出了不同于美国其他地区的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因为在疫情影响下,企业会发生许多日常不必要的开支,让现金消耗的速度变得更快,”这位投资人说,“所以(初创公司)需要将他们的日程提前。”

但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硅谷的防控措施也在不断升级,谷歌已经宣布公司不再接受访客进入其硅谷、纽约等地的办公区,Facebook、Twitter、苹果开始限制前往部分地区的商务出行,硅谷实际上已经全面进入对外隔离状态。

2016年,合肥市作为全国首批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46个重点城市之一,积极推进小区生活垃圾分类工作。2017年4月,合肥市包河区在全省率先正式启动垃圾分类工作。经过近3年的努力,包河区445家公共机构实现了垃圾分类全覆盖,全区生活垃圾示范小区达到44个。

除此以外,在硅谷地区广大的华人群体,也对这里快速应对疫情带来了影响。在各大科技公司就职的华人群体,由于较早关注国内的疫情发展,许多人很早就对病毒的严重性有了很深的认识。

作为全美对外开放程度最大的地区之一,硅谷对外发生商业活动也是最频繁的,这无疑也将这一地区对日益蔓延的疫情暴露出最大的风险,在美国疫情发展初期,就有许多硅谷地区的科技公司员工不幸感染上新冠病毒,成为全美最早几例被确诊的病例。

硅谷以其科技公司集中、创投活动活跃而成为全球科技版图中的一个独特的存在,对于新生事物,硅谷也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敏感。速度和规模化大概是定义“硅谷”最好的形容词。

疫情影响下,投资人的日常工作变得捉襟见肘,对于新项目无法完成尽调,原先制定的投资计划和目标不得不相应做出改变。

在合肥,有很多像袁青这样的人正在从事着“前端的改变人们生活习惯的”工作。城管部门也觉得,这些做法必将形成一股合力,让分类投放垃圾的习惯成为人人遵守的公共行为准则。

随着远程办公需求的激增,相关的应用也成为近期下载量最大的应用。Zoom本周成为美国iOS平台上下载量第一的办公类应用,同时在其他11个市场也是下载量最大的商务类应用。微软的办公协作应用Teams在苹果应用商店上升至第4位,谷歌的Hangouts Meet和Slack分别位列第10和11位。

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许多员工在平时的日常已经对“在家办公”(work from home)见惯不怪,对于日常项目的衔接、沟通也早已驾轻就熟,尤其是对于软件开发等相关职位的人员,远程办公并没有给工作带来太大影响,日常工作依然能够顺利开展。

对于家里的废旧纸盒,潘修远和爷爷会整理好放在门口。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四,他就会带着爷爷来到志愿者这里,称量垃圾,用积分兑换玩具。

在疫情扩散的情况下,市场中的流动性变得稀缺,从投资机构角度来看,他们由于自身资金也捉襟见肘,在做出投资决策时也变得更为谨慎。

考虑到这个现实,李玲玲觉得,如果采用生硬直接的宣传方式,中青年不容易接受。于是,她和程婧一起,用一个下午时间,完成了这部短视频的脚本创作、拍摄和剪辑。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这则推文看似像笑话,但细想来却有一定的道理。硅谷几乎是对网络传播效应和指数级增长理解最为深刻的地方,而病毒的传播,恰好也符合这样的规律:短时间内,病毒在人际间快速的传播,带来的危害将是灾难性的。

打包、称重、贴二维码、算积分……合肥市包河区临滨苑小区,来自“益童护绿”环保小卫队的志愿者袁青正在整理小区居民送过来的各种可回收垃圾。

与业务稳定、财务状况稳健的大型科技公司相比,硅谷地区大量的初创公司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相对较弱,红杉提出,现在是公司创始人和管理层开始问自己一些关键问题的时候了,比如现金流能支撑多长时间,如果削减开支,可以从哪些环节下手,一些原先计划的资本支出在现阶段是否还有必要等。

疫情来袭 硅谷如何先知先觉

硅谷知名风投红杉资本几天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中心意思是让其所投资的初创公司增强风险意识,以应对由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

对于硬件行业来说,情况却不容乐观。例如苹果、惠普等,它们日常运营高度依赖于供应链的平稳运行,由于疫情的影响,上述公司的供应链或多或少受到影响,苹果已经调低了第一季度的业绩预期,称新冠病毒带来的供应链中断将影响到产量,惠普也表示,由于其生产工厂都位于中国,因而疫情造成的停工将直接造成部分PC、打印机等产品的产量削减。

“孩子以前并不是很喜欢和别人交流,现在竟然对垃圾分类兴趣如此之大,这真令人高兴。”袁青说。

“如果有融资计划的,最好能够提前完成,”谷懿说,“保持现金流的健康现在至关重要。”

“把网红和垃圾分类这两件时尚的事情结合起来,让宣传有趣活泼,更能让年轻人在放松解压的状态下了解垃圾分类的知识。”李玲玲说。

硅谷正试图在将疫情影响降到最低,同时维持正常的业务经营之间艰难地寻求平衡。尽管对于许多互联网行业软件开发类业务来说,远程办公并没有对业务本身带来太多影响,但作为整个经济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硅谷也无法独善其身,在其他行业受到影响的同时,这里的硬件、在线数字广告等业务,将不可避免地遭受冲击。对于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初创公司,疫情或许将直接决定它们的生死存亡。

90后大学生城管“魔性”推广垃圾分类

硅谷千万美元级早期风投和米资本创始合伙人谷懿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自己在3月初就向被投公司发出了邮件,提醒他们应对即将到来的疫情影响。

这一天是临滨苑小区每月一次的垃圾回收日。作为一名环保志愿者,袁青的想法很简单:“人们垃圾不分类的习惯毕竟由来已久,改变习惯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这个过程总得有人带头啊!”

在硅谷即将进行的大型会议活动也先后被取消,最先进行宣布的是社交巨头Facebook,早在3月初,Facebook便宣布取消即将在5月份举行的每年一度的F8 开发者大会,这次大会预计与会者将超过5000人,是Facebook每年规模最大的活动,随后,谷歌每年的IO开发者大会也被宣布取消。

谈起拍摄这段微视频的原因,李玲玲说这源于她对当前居民垃圾分类习惯的一个认识。她观察发现,一老一少这两个群体因为时间相对充足,更愿意接受垃圾分类,中青年由于事情多压力大,反而对此“显得不够热心”。

一家初创公司负责融资业务的创始人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公司在年前已经谈好了一笔200万美元的投资,眼看着资金这个月就快到账,但投资机构却反悔了,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应对新冠病毒疫情而保证手中持有足够的资金以应对不确定的风险。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位于硅谷的科技公司成为全美应对疫情最早行动起来的一批公司,苹果、Facebook、亚马逊、谷歌、微软等在硅谷的大部分人员,除必要的情况,从本周起已经开始进行远程办公。

小区妈妈“抱团”成立公益组织

“我最近接触的一些投资机构,大多数都倾向于等待一段时间,等(疫情)趋势更为明朗一些再做出行动。”谷懿说,投资机构希望保证手中有足够的资金用于支持旗下被投公司。

推广垃圾分类的工作,同时让包河区城管局的两名90后大学生李玲玲和程婧“脑洞”大开,她俩模仿某直播带货能力很强的“网红”拍摄了一段垃圾分类宣传微视频。在视频中,她们学着这名“网红”招牌式的叫卖口号,再加上夸张的动作与表情,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代震说:“兑换积分或者拍摄幽默视频等方法,能让大家在潜移默化中参与到垃圾分类当中。在‘润物细无声’的影响下,逐步向信用积分、法制管理的方向推进。”

疫情影响仍在不断扩大 硅谷艰难应对

尽管他的言论遭到了很多质疑和抨击,但也有许多人赞同他的观点,作为在科技领域和硅谷地区拥有着十足影响力的领袖式人物,马斯克的言论也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硅谷人对待疫情的态度。

“阿姨,今天收纸盒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临滨苑社区门口传来。这是一年级小学生潘修远第三次送可回收垃圾来这里。

谷歌的一位员工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公司应该更早一些宣布允许员工在家工作,他认为公司的反应还是太慢了。

这些病例也进一步提高了硅谷对于疫情的警惕,并迅速采取措施,硅谷许多科技公司实际上在政府宣布采取行动之前,已经宣布了许多措施,包括鼓励员工在家办公,减少人员密度等。

垃圾分类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涉及前端、中端、末端多个层面。正进行垃圾分类推广工作的合肥城管部门有关人士表示,中端、末端的环节可以通过政府加大投入快速提高垃圾分类收运与处置的能力,但改变人们的垃圾投放习惯,难以一蹴而就。

一位硅谷地区的早期投资人对腾讯新闻《潜望》表示,对于许多今年或明年有融资计划的初创公司来说,它们或许要将这一计划提前了,通常完成一轮融资需要耗费几个月的时间。

当然对于疫情,硅谷地区的认知也并不是完全一致。电动车厂商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 马斯克就在推特上直言不讳地说:“所有对于病毒的恐慌都是很傻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