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国足节奏比韩国队慢进攻问题短时间难改善

原标题:央视:国足节奏比韩国队慢 进攻问题短时间难改善

比分落后之后中国队在场面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起色,对此刘嘉远说道:“如果中国队抢不到球权的话,那么在节奏上会比较被动。现在在左路曹赟定的突破特点,韩国队研究得还是比较透,我们的两个边后卫不是太敢上去。现在韩国队能够很快地回防到本方半场,所以中国队有几次反击的机会都不太好行程。中国队现在在有球情况下还是比较难将球过渡给张稀哲。”随后韩国队再次利用角球机会制造威胁,对此刘嘉远说道:“中国队在定位球防守当中还是有很多细节需要完善的地方,包括上一轮对阵日本队时二点球的保护做得还不够好。”

比赛开场不到13分钟,现效力于北京中赫国安的金玟哉便通过角球机会帮助韩国队取得进球,对此刘嘉远说道:“中国队还是没有盯住韩国队定位球的攻击点,最近这段时间韩国队的阵地战不是很顺畅,所以保罗-本托在定位球方面下了很多功夫。现在中国队心态还是要稳住,进攻中要打出开场之后的特点,在由守转攻时要先办法把球交到张稀哲脚下。“本场比赛李铁在武汉卓尔执教时的爱将李行获得首发机会,在谈到李行时刘嘉远说道:”李行可能在国家队的经验比较少,所以在场上有些紧张。但是时间不等人,他应该尽快拿出像在俱乐部时从容的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平安科技创新基金成为今年首只延长募集期的科技类基金,不仅仅因为近期A股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科技股近期跌幅严重,同时,平安基金公司旗下的其他科技类基金也有过业绩欠佳的现象,从而影响了资金的认购意愿。

比赛结束后回到北京演播室,主持人曾侃提出中国队整场比赛的节奏都要比对方偏慢。对此宫磊表示:“这主要源自对方在身体上给我们的对抗压力,我们的球员在心态上有些慌,对这方面还不是太适应。“在谈到对接下来最后一轮比赛的展望时,宫磊说道:”还是要给年轻球员更多的机会,为接下来国家队的组建提供更多的储备。”(鲍文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富国基金量化投资部总监王乐乐认为,拉长时间来看,比如持有一年以上时间,科技股的估值大概率会出现回落,科技板块的分化特别大,需要注意风险。王乐乐指出,许多科技股估值已经太贵,最近很多芯片股出现暴跌,大概一周多的时间跌了30%-40%,现在属于搏傻阶段,比谁更聪明。

易边再战之后刘嘉远在展望中国队下半场的表现时说道:“今天在运动战的防守中的还是不错的,接下来主要需要解决的是由守转攻和进攻的转化。”说起韩国国家队的主教练保罗-本托想必大家不会感到陌生,他之前曾在重庆斯威有过执教经历,对此刘嘉远说道:”保罗-本托由于之前在中超联赛执教过,所以对中国队的球员还是比较了解的,可以看得出他对这支国足选拔队的大部分球员还是在赛前做了针对性的布置。今天韩国队对张稀哲的拿球组织和曹赟定的突破都做了针对性的布防,这极大限制了中国队的进攻效率。”

数据显示,仅在今年二月份就有大约14只新基金实现一日售罄,而且均为主打科技类方向的权益类基金,由于实际认购资金远远超过募集规模上限,许多新基金也都启动了按比例配售的原则,这种想买基金却不一定买不到的现象折射出科技类基金发行市场的疯狂。

“投资者抢购新发的科技类基金,很大原因是对科技股抱有很高的预期,而且是相对短线的预期。”华南地区的一位基金公司人士直言,如果科技股非常有挖掘潜力,但是短线表现不佳,无论基金公司如何卖力营销,也很难频繁出现科技类基金一日售罄的局面。

与平安科技创新基金利用2020年科技股行情趁热打铁极为类似,2015年5月发行平安智慧中国基金,也是利用当时A股的科技股行情进行趁热打铁,但趁热打铁的新基金发行策略,往往容易导致认购资金面临市场回撤风险。

在总结上半场时刘嘉远说道:“中国队的上半场比较被动,尤其是韩国队打到禁区前沿这种节奏变化,让中国队的后卫们的精神消耗还是比较大的。中国队在由守转攻时上半场的失误还是比较多。”而中场休息回到北京演播室,嘉宾宫磊点评道:“韩国队在前场的积极奔跑和交叉换位把进攻打活了,咱们上半场主动失误慢慢开始增多,长时间处于被动挨打的,一方面是对手的高位逼抢,另一方面是咱们的出球速率太慢。咱们这些国脚配合时间不长,下半场可以多用用董学升这个高点,把我们的防线整体往上提一提,然后缓解下我们防守的压力。”

首现延长募集,“日光”现象已成美好回忆?

科技股在今年一月、二月两个月份,的确已成为短线意义的热门品种。以科技类基金非常偏好的龙头科技股兆易创新(246.42 -10.00%,诊股)为例,该股在一月份股价涨幅高达38%、二月份股价涨幅28%。此种抢钱式的股价走势,极大的带动了科技类基金的净值表现,WIND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的基金业绩前十强均为科技类基金包揽,收益率均超过25%。

科技股从板块行情向个股行情演变的现象,也意味着科技股分化现象将使得同质化发行、采取集中投资策略的科技类基金面临极高的回撤风险。

正是因为科技类基金在今年初太好卖,在抢占发行市场上的效果惊人,有的基金公司更是连续推出科技类基金,如建信基金公司就在建信科技创新基金一日售罄后,仅过了半个月,就于3月5日发行另一只科技类基金——建信科创三年基金。

Wind数据显示,平安智慧中国在2015年5月25日开始发行,最终募集资金18亿,截止2020年3月19日,平安智慧中国基金累计亏损超过33%,在最近一个月该基金也亏损了大约14%,目前平安智慧中国基金的规模已从当时的18亿资金缩水到6亿。

科技股回调猛烈,热钱认购基金意愿降低

前海开源基金公司杨德龙也在此前强调,科技股估值并不便宜,许多科技股并未释放出业绩,科技股行情大概率将出现分化。融通基金的一位人士也认为科技股内部将会出现结构性分化。这意味着想从科技类新基金上赚快钱可能并不容易了。

平安智慧中国基金就是平安基金旗下的一只科技类主题基金,平安智慧中国基金致力于发掘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中新技术或新模式带来指数级增长机会,该基金通过精选投资与高端装备制造、工业4.0、互联网主题相关的优质证券,在合理控制风险并保持基金资产良好流动性的前提下,力争实现基金资产的长期稳定增值。

今年以来科技股继续引领A股行情,科技类基金净值表现一直遥遥领先,尤其是科技类主题基金霸占2019年业绩三甲这一高光现象,许多未在去年借基入市的投资者纷纷将目光投向了2020年的科技类基金上。

在谈到下半场韩国队的表现时,刘嘉远说道:“下半场虽然韩国队创造了更多的运动战机会,但他们在临门一脚方面把握得也不好。”而随后在谈到中国队的进攻时,刘嘉远说道:”其实下半场最后阶段把董学升拉到边路,中国队应该多从两个边路起球,然后利用他的高点进行摆渡。但中国队的长传球对他的支援不够,今天在传球转移方面做得不够。其实今天中国队在防守的队形方面做得要比第一场比赛要好,但进攻端的问题可能不是短时间能够改善的。”

北京时间12月15日,2019年东亚足球锦标赛第二轮一场焦点战在中国男足和韩国男足之间展开较量,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针对本场比赛进行了现场直播,解说员刘嘉远为大家带来赛事评述。

平安基金3月20日发布公告,已于 2020 年 3 月 5 日起通过基金管理人指定的销售机构公开发售。原定募集截止日为 2020 年 3 月 20 日。现平安基金经与基金基金托管人及主要销售渠道协商一致,决定将平安科技创新三年基金募集截止日由 2020 年 3 月 20 日延长至 2020 年 4 月 3 日。

比如, 2月12日,永赢基金下的永赢科技驱动基金在短短一日就超过募集规模上限人民币80亿元,认购资金超过100亿资金,一日时间即宣告基金募集完成。2月13日,建信科技创新混合原定于2020年2月13日-2020年2月27日发售,首次募集规模上限为10亿元人民币,但首发当天就引来超过70亿资金认购。再加上在2月10日一日售罄的招商科技创新基金,仅这三只科技类基金就在2月10日、2月12日、2月13日三天时间吸引了大约250亿资金的认购。

不过,抢购科技类基金的许多资金,很大程度上是追求短线的热钱,投机性极强。而当科技股开始呈现出涨得快、跌的也快的现象,投机性资金对认购科技类基金已经开始犹豫起来。再以科技龙头兆易创新为例,一二月份累计涨幅超过70%的背景下,进入今年三月份,兆易创新在三月份却迅速下跌超过24%。

在此背景下,新发的科技类基金募集势头出现显著下降,基金公司开始感受到投资者的冷遇。

今年以来,由于科技股的火爆,基金公司普遍趁热打铁力推科技类新基金,垂涎科技股行情的热钱大量涌入新基金发行市场,基金公司也希冀借助科技股行情在发行市场迅速做大资金规模,但随着科技股行情逐步分化,科技股单月跌幅巨大,追求短线收益的热钱开始望而却步,在短线资金被吓退的背景下,科技类基金发行逐步开始遇冷。

3月16日发行的浦银安盛科技创新基金、3月17日发行的民生加银科技创新基金,即便有股东的渠道资源,也均未能宣布一日售罄。3月13日发行的景顺长城科技创新基金也是过了数日才宣告募集结束。